闲暇时光,我们可以漫步在森林里,体验树木苍翠、飞禽走兽的生机勃勃;跋涉于山林中,领略高山青翠、奇石嶙峋的壮美。当我们融入大自然时,就会感觉清新流畅,平静恬然。南宋一位词人看见钱塘江潮奔腾澎湃,势无匹敌,不仅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更悲哀自己落魄的身世。

摸鱼儿·观潮上叶丞相

宋代:辛弃疾

望飞来半空鸥鹭,须臾动地鼙鼓。截江组练驱山去,鏖战未收貔虎。朝又暮。诮惯得、吴儿不怕蛟龙怒,风波平步。看红旆惊飞,跳鱼直上,蹙踏浪花舞。

凭谁问,万里长鲸吞吐,人间儿戏千弩。滔天力倦知何事,白马素车东去。堪恨处,人道是、属镂怨愤终千古,功名自误。谩教得陶朱,五湖西子,一舸弄烟雨。

淳熙元年春,叶衡由建康留守被召入朝担任右丞相之职,辛弃疾也因叶衡的推荐,当了仓部郎官。这一年的秋天,辛弃疾赴临安(今杭州),在钱塘江观潮,写了这首词赠给叶衡。

词人登高望远,正凝视着那半空中铺天盖地翱翔的鸥鹭,忽然听到波涛声如战鼓轰鸣,刹那间汹涌的潮水便如千军万马,排山倒海、滚滚而来;也像酣战奔驰中貔虎般的勇士,势不可挡。开篇四句,有声有色,如闻其声,如见其形,颇有身临其境的感觉。  

潮水势涨骇人,似乎无法驾驭。但江上渔民早已司空见惯,吴地的小伙子朝暮与水为戏,又怎会害怕着蛟龙一样翻滚的波涛。那些弄潮儿们在波涛中如履平地,红旗翻飞、似锦鳞出水,鱼跃水面、踏浪起舞。

词人赋物言情,生动地描绘出闻名遐迩的钱江大潮,曲尽其妙,既歌颂了大自然的美好与力量,又表现了无畏勇士们对狂风巨浪的蔑视。

面对“万里长鲸吞吐”般浩大的潮水,词人思绪万千,他想起后梁钱武肃王,他曾命令数百名弓弩手用箭射潮头,企图阻止潮水前进,情同玩笑。词人嘲笑这是“人间儿戏千弩”,潮水滔滔,尽情流泻,并不知道这些人事,依旧像白马驾着素车,浩浩荡荡地奔向东方。

辛弃疾远望浊浪滔滔,感慨万千,他又以伍子胥自喻,想到自己光复中原的建议不被朝廷采纳,却由此引来恶意攻击,并遭到贬谪,建功立业的壮志难酬,“功名自误”。  

词人饱读诗书,博览古籍,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的吴王不听伍子胥的建议,最后亡国。作者也牢记着陶朱公范蠡的故事,他帮助越王勾践灭吴后,便携带西施乘小舟,隐遁于五湖之中。如今前途命运不堪设想,本来兴高采烈,但触景伤情,仍然无法摆脱惆怅、郁闷,似有归隐之心,却又踟蹰不定。

这首词着力描绘出钱塘江潮雄伟壮观的景象,从侧面表达了对壮丽山河的热爱,同时也抒发了作者壮志难酬的郁闷心情。词人极富想象,景物描写气势磅礴,读完令人境界开阔。读者在赞美浩大江潮的同时,也一定更为词人曲折离奇的身世而深深感叹。